《发条橙》—— 我完全痊愈了

2019-10-09 11:02栏目:娱乐评论

《发条橙》。这样的电影并不恶心,并不淫秽,并不暴力,不知道为什么美国要给出x级的限级,为什么英国说它是数宗犯罪的祸首。和当年看的《梦旅人》《燕尾蝶》比起来,这部电影看起来要舒心多了。日本的变态电影终归是举世无双的,美也是一种阴郁。给《发条橙》一点好的评价,因为看完还能思考一下。

这部片子的伟大从第一个镜头开始。
舞台化的作品如贝多芬的交响一样充满张力,两次标志性的镜头对称构图带着无比的戏谑相互照应着,库布里克将音乐的调遣发挥到了极致,浪漫主义的壮丽被用来作为恶之花的土壤,暴君在花中翩翩起舞。

《发条橙》这部电影,因为其“禁片”的身份,长期出现在各种禁片榜单上。这也导致很多人,抱着猎奇的心态将这部电影找来并观看。但是,好几个朋友在和我谈到这部影片的时候都说,他们没有看下去,大概40分钟的时候就关掉了播放器。

       青色睫毛,犀利眼神,冷峻面庞,白色裸女,乳色牛奶……裸女雕塑身上的头发、睫毛、阴毛展露无遗,而四个年轻人坐在交叉双腿的两个裸女的身后。影片一开始就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在这个并不久远的未来时代,奶吧里的裸女模型供应混杂着迷幻药的牛奶,狂欢的人们久久不愿散场,这掺着邪恶元素的牛奶成了催情剂、兴奋剂,迷狂的夜晚需要肆意发泄。

 

发条橙是如此的令人锥心,并让人易于把它与《猜火车》甚至《搏击会》进行比较,特别是《猜火车》。我一度感到这两位主角的多个角度以及笑容是如此相似,连挥霍青春的张狂姿态也有得一比,然而发条橙最后的结局是自由选择诞生下产出的恶。

我想说的是,如果抱着看禁片的猎奇心态去看,那么看不下去《发条橙》真的不是你的错。

  主人公阿历克斯带着三个兄弟,离开奶吧,在路边对一个老乞丐拳脚相加。又来到废弃的剧场,他们以四敌五,用舞蹈般的动作教训了身着纳粹军服的混混,被凌辱的女孩趁机侥幸逃脱。接着,他们偷得一辆跑车,阿历克斯用极限速度驾车,来到郊外一个名为“家”的别墅,他们对男主人拳打脚踢,对女主人实施奸污。浑身罪恶的阿历克斯终于落网,被判入狱十四年。而在新政府的改良犯罪措施下,他得到治疗和改造,以一个“新人”的姿态重回社会,却得不到认同,在丧失犯罪能力的同时,还遭受昔日所犯罪恶的报应,最终从高楼上跳下……

有些电影,不是用来理解的。比如说我不能理解对性和暴力的那两种极端的感受。阿历克斯那本能的快感和治疗后的“健康的恶心”,我始终是木木然。看到那些镜头,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感情的机械性进出运动,嘿,等于机器人表演。开始的半个小时是和室友一起看的,看到那么强烈的荒诞镜头,她一直叫“好恶心”“好变态”“竟然这样猥亵”,我为我的镇静感到一点点怀疑,但确实没什么视觉刺激的。拍得相当文明和模型,和当年陈爷爷给我们看的宗教片逊多了啊。爷爷给我们放的基督受难的那些血腥的慢镜头,那些血肉模糊的拉近拉远的镜头当时可是让我全身发抖的。再配上始终激昂的交响乐,超现实的拍摄手法,让人感觉只有荒诞,neither in a good way, nor in a bad way.

库布里克比丹尼博伊尔对性的演绎更为疯狂怪异,一场在阿历克斯卧室的一对二的戏在激速的交响节奏下转换得如此令人shock,而之前的男孩比利团伙在舞台上的一场强夺更像一次歌舞剧中的祭祀…导演始终直接却不露骨地表现了性在暴力和罪恶中的位置,在一群叛逃人性的年轻人中的位置。

如果将《发条橙》的暴力与色情场景让当今的观众看,这些经过了各种B级血腥片和情色片洗礼的观众或许不会觉得这些镜头有多么的惊世骇俗。但在曾经有幸在大银幕观摩本片的我眼中,《发条橙》的暴力色情场景是让我惊心的,让我坐在影院柔软的座椅上,从内心深处涌出一种不适。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说,因为《发条橙》中的恶,是毫无缘由、毫无目标、毫无节制的。《发条橙》之恶,是没有道德约束的,最纯粹的恶。

  电影的故事结构非常清晰,库布里克将故事情节划分为三大部分,即:阿历克斯的犯罪生活,阿历克斯的牢狱生活,阿历克斯的出狱生活。在这三个不同时期,阿历克斯的心理状态也全然不同,人性更是从扭曲到被拧断,他从一个了欺凌和侮辱他人的恶人变成了政府试验的小白鼠,变成了社会的弃婴。库布里克在第一部分的叙述可谓是浓墨重彩,变态的心理,罪恶的行径,华美的音乐,无辜的受害者,压抑的气氛……这一切交织成的生锈刀片在人的内心剐了起来,震撼人心的犯罪场景让人哑口失言,我们只得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在第二部分,阿历克斯和神父的对话以及看书时的白日幻想还是有些亮点,还保留着人物的罪恶的本性和逃离监狱的欲望。但是总体看来,这部分不如第一部分,在人物为什么厌恶监狱的问题上,库布里克的刻画不够细致,是想要自由,还是厌恶罪犯,又或是记恨监狱警察,在逃离的原因上影片没有做到很好的铺垫。第三部分是影片的高潮部分,家庭的抛弃,流浪人的打骂,昔日兄弟的毒打,作家的致命报复……这部分似乎有罪恶报应论的痕迹,但是人性的泯灭,以暴制暴的效果以及对政府洗脑式的灌输教育的不敢苟同才是库布里克真正想要传达的思想内容。

 

然而,这部片子并未如之前想像中的恶心恐怖,并未到达我目前的极限(怪了,我的极限是什么片子来着…)反而一度让我产生想哭的压抑——阿历克斯回到家后的一场,毕竟他仍然是个孝子。他抱着包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接受一个伪道德人士的不经心呵斥,不知此时无助的阿历克斯脑中回响起贝多芬令他痛苦的哪一乐章?

这样纯粹的恶,表现在主角阿历克斯一行四人夜行偶遇流浪汉,毫无缘由的一顿侮辱与殴打(这个桥段后来被今敏在《东京教父》中也有所使用,观众视角的变化也导致了不同的观感)。

  很显然《发条橙》的影像风格是非现实性的,它具有表现主义压抑夸张的特点。库布里克极有可能受到德国表现主义电影运动的影响,也许正是为了向《卡里加里博士》、《大都会》等20年代的德国电影致敬,《发条橙》的影像风格绝对超现实,细节的描述上也极尽夸张和扭曲。片中人物的服装很前卫,尤其是主角和三个兄弟服装,戴着黑色礼帽,背带装,突出男性部位的裤装,再手持一个象征暴力的棍棒,他们的空虚和怪诞突出的表现出来。在破败剧院的那场戏中,演员的表现又突然转变成舞台剧的表演风格,少女被五个纳粹装混混凌辱拉扯着,他们的动作像极了舞蹈动作,阿历克斯等人和混混的打斗也像是舞台剧中的演出,曼妙的舞姿和空洞的暴力色情形成巨大的反差,罪恶被无限放大。在抢劫健身房老妇人的那场戏中,阿历克斯用硕大的模型阳具失手戳死了老妇人,给出的画面是张着大口喊叫的妇人漫画。这让我想到了《PK.COM.CN》,片中陈柏霖在巨幅楼层漫画上跳舞,寓意在危险中也不忘求爱。与《发条橙》相比,它的含义单一多了,《发条橙》中老妇人的漫画到底是悲哀的求救,还是对性的生理渴望,还是对阿历克斯暴力的控诉已不得而知,它化作符号,供人解读。

整个电影,对谁都没好感,太坏的感觉倒也说不上。阿历克斯还真有点讨厌,长得那么漂亮,还是主角,也那么聪明,结果就是这么个小混混,想当老大,养一条大蛇,整天果真想着和女人玩,还要弄点有新意的刺激的身体游戏,从头至尾都是顽皮孩子恶作剧和暴力的念头,唉,想起来这个平庸又没一点魅力的主角还真让我们这群女观众们失望了。

速度和快感似乎能掩饰普遍的邪恶,其实每个人都在为所欲为,片中“完全康复”的,绝不止阿历克斯一个人。

表现在废弃赌场中无节制的强奸与斗殴。

  《发条橙》的音乐运用是独具匠心的,库布里克在音乐搭配上的造诣从《2001太空漫游》中就有所体现。首先,贯穿全剧始终的是著名的《雨中曲》。从阿历克斯在作家夫妇家中施暴时的边跳边唱,到阿历克斯重回“HOME”在浴盆中的高声歌唱,再到片尾曲。这么一部经典的音乐多次在不合时宜的场景里出现,加重了对罪恶的谴责,同时也对现实社会人们的假正经做出了批判。贝多芬的音乐是影片中的另一个重要线索,阿历克斯唯一的正当爱好就是迷恋贝氏音乐,就这样的爱好到最后竟成了奢望,在政府治疗阿历克斯后,他一听到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就要呕吐,政府洗脑式的治疗让阿历克斯丧失了选择力,磨灭了基本的人性。在很多场景都配上了高雅的音乐,这些旋律和画面形成逆向的对立,形成飓风冲击我们的心灵。在群交的那场戏中,三个人放荡的感观享乐配上欢快的进行曲,使得人感觉到现场是多么的荒诞不经和别扭。影片中音乐的使用很好的配合其表现主义的影像风格。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电玩城发布于娱乐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发条橙》—— 我完全痊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