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成了弱者,弱者成了施暴者

2019-10-09 11:02栏目:娱乐评论

“影片的主旨对人的自由意识提出了质疑。每个人都必须按照固定的方式和原则生活。当选择作好人或坏人的权利被剥夺以后,人们是否还真正享有人权?”库布里克对本片这样解释.

A Clockwork Orange
130min的电影,我花了6天才看完
五六年前草草地看过模糊记得结局
于是这一次 我反复地忍耐地不断后退
以至于发现了伟大的Stanley Kubrick不太俊美的背影
不按常理的色彩甚至怪异的母亲的装扮
无法预知的剪辑 令人窒息的长镜头
颠簸的画面自然光的反射
归为后现代

在阿历克斯锒铛入狱之前,他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混蛋,打架斗殴、入室行凶、教训小弟,可以说是无恶不作。然而,从他入狱那一刻开始,他从施暴者顿时变成了受害者,不仅受到警察的殴打,还被强迫服从狱警的指示,后来自告奋勇参加了“厌恶疗法”,更是丧失了对暴力、性以及他钟爱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选择权,从监狱出来以后,回到家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被人占据了,从家里出来又被之前被自己欺负过的老乞丐围殴,后又落到从前的小弟手中,最后又走进了之前入室行凶的作家家中。作家为了报仇,以及达到某种政治诉求,不惜将阿历克斯锁在屋里,而楼下播放着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阿历克斯最终受不了而跳楼。但他并没有死,当局为了打击反对党,便去看望他,最后的镜头结束在一群记者冲了进来,使劲拍当局和病床上的阿历克斯微笑握手。
影片以阿历克斯自述开始,又以自述结束。之前他好像说过这个世界是黑白颠倒的,一开始我不明白,但等看到阿历克斯遭人欺负,我突然想起哲学意义上的善恶、强者弱者转化。一时间风云色变,强者成了弱者,弱者成了施暴者。
影片主要讲的还是如何治疗阿历克斯这类人。影片给出了三种途径,其一是监狱的加法治疗法,就是规定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就算是回答问题也该站在黄线以外;其二是医院的减法治疗法,就是使你对社会不允许的产生厌恶;其三是如牧师所说:“善是由人选择的,如果一个人做不了选择,那他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了。”显而易见,影片是想表达第三种观点。正如《罪与罚》中所说:自己弄错了,你还是一个人;随人做对了,你连一只鸟也不如。我们终究可以抓住真理,它是逃不掉的,生命却是会拘挛麻木的。
其实不太明白“发条橙”是什么意思,还好网上有说:关于发条橘子的意思,小说作者安东尼·伯吉斯在原著再版时的序里如是说:“发条橘子本身是不存在的,但老伦敦人用它作比喻。其寓意比较怪异,总是用来形容奇怪的东西。‘He is as queer as a clockwork orange’,就是指他怪异得无以复加。我的原意是,它标志着把机械论道德观应用到甘甜多汁的活的机体上去。”直观地解释,片名所暗示的则是上了发条(机械的、人造的)的人(英文“橘子”与“猩猩”一词相似)。原来是老伦敦人经常用的,难怪不清不楚的,应该和加缪“局外人”是差不多的一个意思。
2014.3.21

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与清澈毫无关系,却充斥着邪恶,直视着镜头。年轻的脸庞写满放荡不羁——脑中关于发条和橙子组成的片名和海报的怪异感觉还未散去,几个身着白衣的年轻人就匆匆登场了。这就是我首次观赏这部的电影的第一感受。

Scene 1 -------
废弃的歌剧院,几个男人试图强暴一个哭泣的少女
撕扯,尖叫,邪恶淫荡的笑声,
夹杂在罗西尼的歌剧《贼鹊》序曲的旋律中
Scene 2 -------
一身疲惫的Alex回到卧室
Alex: It had been a wonderful evening and what I needed now,
to give it the perfect ending, was a little of the Ludwig Van.
贝多芬九号交响曲
Scene 3 -------
是用合成器加快了的罗西尼《William Tell Overture》
镜头播放也加快了许多。。Alex和两位女子做爱
Scene 4 -------
依然是《贼鹊》,Alex自述式的旁白
Scene 5 -------
贝多芬九号交响曲.
治疗后的Alex意外地对贝九——挚爱的音乐产生反感

发条橙子本不存在
He is as queer as a clockwork orange.
上了发条的猩猩
机械论道德观与甘甜多汁的活的机体掺杂着纯白的牛奶
流进那个社会里耻笑着home的每个角落
曾经极恶的Alex被失去恶的能力
他所曾经施恶的人们都对他施予了同样的恶
线性的叙事奇怪地变成了循环
正义与邪恶天然的较量变成了恶与更恶的较量
甚至不带任何的情绪化波动 冷血的杀手

    库布里克的电影总是充满了写实主义的怪诞。从《2001:太空漫游》的与未来惊人吻合的科幻臆想,到《全金属外壳》完全写实的战场描写,再到《闪灵》中真实到恐怖的窒息感觉,这一点几乎成了库布里克这位艺术大师独特的标志。《发条橙》也不例外。背景是七十年代的英国,正是朋克运动席卷英国的年代,关于几个还是在校学生的年轻人的描写,仿佛让人回到了那个疯狂而混乱的时代。一如既往的,对主角们的暴力描写和夸张的镜头表现又是那样的荒诞不经。也正是这种极度写实和极度荒诞的两个极端,增强了影片的艺术表现力,也引起了观者对影片深层次的挖掘和思考。

“人之初,性本恶”的极端表现

若这是无声便尚能呼吸
然而当听到雀跃的欢乐颂发生于涂抹了白色的血色奶吧里
或是贼鹊的天真以及威廉退而的庄严
不知是否也会有人和我一样感受到be sick的强烈诱惑
若不是他忘我地高唱雨中曲 是否能逃脱一次贝多芬的折磨
两次敲门 两次命运交响曲
惊喜欢乐放纵执着无奈失落遗弃绝灭不过是上帝手中一根发条

    朋克运动无疑在那个时代的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掀起了一大股反叛的热潮,但像《发条橙》中的几个主角那样作恶多端的却不多见。他们明显不同于那些随着Sex Pistol一声吼叫“God Save the Queen”而走上街头争取“Anarchy in UK”的年轻人不一样。恶与暴力几乎充斥着他们的平常生活。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电玩城发布于娱乐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强者成了弱者,弱者成了施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