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

2019-07-03 10:49栏目:娱乐评论

恩是前生,言报容易;情是今生,断肠为难。

恩是前生,言报容易;情是今生,断肠为难。 情与恩,这是贯穿全剧的最重要的两个要素,盗仙丹的那一段,小青对白说,何不抛弃这一切,白说,他是我的丈夫啊,他对我前世有恩,今世有情,你叫我怎么能抛得下这一切呢? 三界因果,六道轮回,一饮一啄,皆是报应。 为报恩而下凡间,又为情而镇压雷峰之下,全剧贯穿始终的就是一个出世与入世的矛盾,体现在剧中,则是小青一直劝白要抛弃这一切,而白又依依不舍。 起初的时候白是一心向道,要到瑶池去继续修炼,第一集中,观音说,你报恩之后,不要留恋人间,白当时是非常自信,自然不会留恋这人间。然而当我们已经得知全剧情节的时候,看这一段时,便不免觉得有些酸楚了。虽然这时这一矛盾毫不突出,但却依稀有些不祥的预兆了。到后来白许相见之后,小青不停地提醒白不要迷恋这人间,然而白说,不是不想自拔,而是不能自拔,这时这种矛盾已经是更加突出了,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到了悲剧性的结局了。当他们第一次分别重逢之后,许仙在那赞美自己娘子,白素贞听到了之后,神情却不是单纯地喜悦,而是带着些忧伤,她在忧伤什么呢?第十七节从杭州回来的途中,小青又说:“前世恩,今生缘,缘起缘灭一念间,恩情已报缘已尽。” 然而这一切都不过只是前兆,要一直等到金山之后,这一矛盾才能上升为主要的矛盾。水漫金山,之于许白二人则如同宝玉挨打之于宝黛的情感。水漫金山之前,恩是最主要的行为,情在这时虽然也很重要,但并不是最主要的。一切都是报恩,报恩则就要使许成名。所以为了使许开药房,要小青去盗库银;为了使许成为苏州名医,与王道临斗到最后;为了维持其名医的地位,不惜与三皇祖师会闹翻;又为了使许在三皇祖师会上扬名,又使小青到梁王府盗宝。虽然的确使许成为了名医,但许却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先是发配苏州,后是发配镇江,因为盗宝又使许在梁王府吃尽了苦头。总之,这时白的报恩为最主要的动机,但这时情也极为重要,如盗仙丹一段。 然后水漫金山之后,杭州房中,白对许道出真情,两人之间,再无他阂。这时报恩已经不再成为最主要的。白只希望和许长相守,这时候报恩还算得了什么呢?这时不详的兆头已经越来越强烈了,金山之后,白也意识到自己终不能长相守了,常常一人独自流泪,这时有时一个眼神,一句台词,一个唱段,都令人神伤。而小青和张玉堂之后,这个更是成为全剧中最揪心的地方,忘字心头起,前缘一勾销。小青问白,那你和许相公呢?白黯然说,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后果了。小青又说那姐姐你何不赶快离去,白又默然,前缘一勾销,可是前缘一勾销又怎么能让人心平!白对小青说,人间最大憾事,莫过于缘已尽而情未了。 缘已尽,而情未了,这一句可以看作是全剧的归纳。 直到许士林出世之后,两人同游西湖,惊现雷峰塔,这时全剧的这一矛盾已经达到了最高潮,在前面不过是迷蒙的薄雾,令人心神不宁,而在这时却已经是阴云满天,令人情不能自己。白向观音求解脱之法,观音给了二字:息心,离去,离去,又是离去,可是这又怎么能抛得下?小青和许娇蓉都劝白要离去,那一段几乎让人泪如泉涌。 然而终究许士林一声哭,白落入雷峰塔。这时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全剧达到了最高潮。雷峰相别一段,我以为最令人伤心的不是许赶到之后,而是许未来之前白的眼神,或许这就是告别人间的眼神,我照抄一段书:“但当她是宁静的时候,在这种变化中仿佛具有非凡的美。她眼里的亮光已经变成一种梦幻的、忧郁的温柔;她的眼睛不再给人这种印象:她是在望着她四周的东西;而是显现出总是在凝视着远方,遥远的地方——你可以说是望着世界以外的地方。”这不是绝望,而是某种已经超脱了痛苦的情感,我们甚至可以说,这其中带有某种听天由命的意味。可是,情真的已经结束了吗?后来第三十八集中,小青来看望白,这时白已经在塔下面近二十年了,小青问白,你还是不能抛弃这红尘吗,白说,这红尘有爱,而灵道无情。“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只为这一句,断肠也无怨”。 后来当白相小青安排了一些事情之后,小青又问,那许官人呢?白黯然低头,说了一句,等以后有缘再说吧。这时已经不再苛求任何东西了,简单一句,却是泪已千行,塔里塔外,已经都是泣不成声。 全剧共五十集,每十集为一个单位,正好是可以分为五段。第一段是许白处逢的那一段,那时还丝毫不觉得有多少不祥的因素,充满了柔情蜜意,生活就这样,生活多美好。如同贝多芬的早期作品,充满了明媚的阳光。许刚到苏州和玉莲在屋子里,白隐身观看的那一段,最为动人,就像卢梭忏悔录里描写的他的早期生活的回忆一样,当后来分离之后, 回忆则为最为甜蜜而又忧伤的养分。 第二段则略带点伤感了,不停地奔波,不停地忙碌,金山一战,则带有点宿命的意味决定了后半部分的基调,断桥重逢的那一段,我以为最动人的也不是两人在断桥之上的那一段,而是白看到了许之后的那一段,已经不能用我的拙笔来描述了,“果然是那个冤家”,这是什么?是哀怨,还是喜悦? 第三段,则是全剧最为动人的部分,这时他们的感情已经没有任何隔阂了,然而越是甜蜜,离别的时候却越是揪心,让人心痛不已。 最后二十集为全剧的再现部,胡媚娘和许士林之间的感情,可以看作是他们先辈的再现,然而不管在程度上还是在情感上都已经弱化了很多。而且从一开始就已经蒙上了一层伤感的薄纱,因为他们两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后果的,一开始就是胡奉命要取他的姓名,又怎么能不令人心痛?两人的感情几乎可以说一开始就是在铁丝上行走的,因为不仅有金钹法王,而且从一开始许士林的姑妈就开始排斥胡。然而正是因为这样,两人的情感才尤为伤神。 胡最后是毅然离去,然而就是在离别之时,遭到毒手,于是人鬼永别。一开始参王升仙之前对胡说了几句话,得失随缘,心无增减。缘,又是缘,在这剧中,缘不再是我们平时随口所说的有缘无缘之类的,而是有点类似于古希腊命运悲剧中的命运,决定着一切悲欢离合,这几句话几乎带着点谶语的意味。胡死之后,再绣庄中,参王又再现一次,然而仅仅是两次想别,胡就已经经历了最痛苦的抉择,第二次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有任何留恋了,然而念兹在兹,却怎能不令人凄怆伤怀,泪如泉涌! 我爱其痴。

恩是前生言报易,情是今生断肠难。

一、胡媚娘

情与恩,这是贯穿全剧的最重要的两个要素,盗仙丹的那一段,小青对白说,何不抛弃这一切,白说,他是我的丈夫啊,他对我前世有恩,今世有情,你叫我怎么能抛得下这一切呢?

 

胡媚娘这个角色不可或缺,可以说胡和许士林之间的感情就是他们先辈的影子。估计导演安排这个人物的目的就是不能让芝姐在近一半的情节里没戏,所以加了这么一个人物,但是虽不是特意去塑造,这个人物依然给人很多感动。

三界因果,六道轮回,一饮一啄,皆是报应。

情与恩,这是贯穿全剧的最重要的两个要素,盗仙丹的那一段,小青对白说,何不抛弃这一切,白说,他是我的丈夫啊,他对我前世有恩,今世有情,你叫我怎么能抛得下这一切呢?

我最爱看的有几段,一个就是在那个青龙山客栈里的那段,奉金拔法王之命,她去杀许士林,其实之前谁都能猜到一定杀不了,但不同的人演出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同。再一段就是许成了状元之后在那个客栈里的一段戏,其实那段按理说就是胡媚娘的终场戏,她是特地来向士林告别的,来对这段感情做一个了断的,里面有几句台词,一个是胡对许说的,媚娘承蒙你的恩宠,这个已经不是一般的荣耀了。他是天上的文曲星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妖,我怎么能够跟她在一起呢,这句台词说的让人心碎,我只要这样,我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一种无力的心碎。

为报恩而下凡间,又为情而镇压雷峰之下,全剧贯穿始终的就是一个出世与入世的矛盾,体现在剧中,则是小青一直劝白要抛弃这一切,而白又依依不舍。

 

感人的地方还有,就是许士林回家之后,去胡记锈庄去寻魂的那一段,插了几支香,说倘若你在天灵,就让这烟直上吧,然而烟依然四散,这一段并不怎么动人,但是我当时看的时候眼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成入梦来,离别的人就这么离别了……

起初的时候白是一心向道,要到瑶池去继续修炼,第一集中,观音说,你报恩之后,不要留恋人间,白当时是非常自信,自然不会留恋这人间。然而当我们已经得知全剧情节的时候,看这一段时,便不免觉得有些酸楚了。虽然这时这一矛盾毫不突出,但却依稀有些不祥的预兆了。到后来白许相见之后,小青不停地提醒白不要迷恋这人间,然而白说,不是不想自拔,而是不能自拔,这时这种矛盾已经是更加突出了,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到了悲剧性的结局了。当他们第一次分别重逢之后,许仙在那赞美自己娘子,白素贞听到了之后,神情却不是单纯地喜悦,而是带着些忧伤,她在忧伤什么呢?第十七节从杭州回来的途中,小青又说:“前世恩,今生缘,缘起缘灭一念间,恩情已报缘已尽。”

三界因果,六道轮回,一饮一啄,皆是报应。

然后就是后来胡媚娘死了之后,变成鬼去拜访李碧莲,悠悠而来,又悠悠而去,其实这个就算是一个补记似的东西,对这个故事做一个总结性吧。有几句台词特别地令人感动,一句是胡问李,你怪不怪我明知不可能,却依然要夹在你和士林之间?明知不可能,呵呵,明知不可能,他是天上的神仙,我只是一个小妖,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呢,然而就是明知不可能,这句最动人了,却依然不愿放手,哪怕身死形……

然而这一切都不过只是前兆,要一直等到金山之后,这一矛盾才能上升为主要的矛盾。水漫金山,之于许白二人则如同宝玉挨打之于宝黛的情感。水漫金山之前,恩是最主要的行为,情在这时虽然也很重要,但并不是最主要的。一切都是报恩,报恩则就要使许成名。所以为了使许开药房,要小青去盗库银;为了使许成为苏州名医,与王道临斗到最后;为了维持其名医的地位,不惜与三皇祖师会闹翻;又为了使许在三皇祖师会上扬名,又使小青到梁王府盗宝。虽然的确使许成为了名医,但许却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先是发配苏州,后是发配镇江,因为盗宝又使许在梁王府吃尽了苦头。总之,这时白的报恩为最主要的动机,但这时情也极为重要,如盗仙丹一段。

 

还有一句,碧莲问媚娘,那你跟士林还可不可以再来呢?媚娘答道,再无可能了,前源已断,在纠缠下去,不过是有祸无福罢了。言语之下的情意,却非短短的几句话所能表达的。离别的时候媚娘又对碧莲说,士林是你的,因缘是你的,你要好好把握,说完飘然而逝。

然后水漫金山之后,杭州房中,白对许道出真情,两人之间,再无他阂。这时报恩已经不再成为最主要的。白只希望和许长相守,这时候报恩还算得了什么呢?这时不详的兆头已经越来越强烈了,金山之后,白也意识到自己终不能长相守了,常常一人独自流泪,这时有时一个眼神,一句台词,一个唱段,都令人神伤。而小青和张玉堂之后,这个更是成为全剧中最揪心的地方,忘字心头起,前缘一勾销。小青问白,那你和许相公呢?白黯然说,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后果了。小青又说那姐姐你何不赶快离去,白又默然,前缘一勾销,可是前缘一勾销又怎么能让人心平!白对小青说,人间最大憾事,莫过于缘已尽而情未了。

为报恩而下凡间,又为情而镇压雷峰之下,全剧贯穿始终的就是一个出世与入世的矛盾,体现在剧中,则是小青一直劝白要抛弃这一切,而白又依依不舍。

然而媚娘走了之后,碧莲躺在床上依然流泪,“因缘是我的,但他的心是你的。”当时我看的时候心里似乎有一种安然的感觉,是啊,只要心还在一起就行了,可惜许士林到底欢欢喜喜地娶了他的碧莲妹,只留下那个痴情的妖,我就在想,媚娘转世为人,长大之后,会不会像聊斋里描述的那样,痴痴地望着这个比她大多少岁的士林,而那个已经成名了的士林,会不会好奇地望一下这个有点不知所以的小姑娘,然后对着他的马队说,快走吧。

缘已尽,而情未了,这一句可以看作是全剧的归纳。

 

二、法海

直到许士林出世之后,两人同游西湖,惊现雷峰塔,这时全剧的这一矛盾已经达到了最高潮,在前面不过是迷蒙的薄雾,令人心神不宁,而在这时却已经是阴云满天,令人情不能自己。白向观音求解脱之法,观音给了二字:息心,离去,离去,又是离去,可是这又怎么能抛得下?小青和许娇蓉都劝白要离去,那一段几乎让人泪如泉涌。

起初的时候白是一心向道,要到瑶池去继续修炼,第一集中,观音说,你报恩之后,不要留恋人间,白当时是非常自信,自然不会留恋这人间。然而当 我们已经得知全剧情节的时候,看这一段时,便不免觉得有些酸楚了。虽然这时这一矛盾毫不突出,但却依稀有些不祥的预兆了。到后来白许相见之后,小青不停地 提醒白不要迷恋这人间,然而白说,不是不想自拔,而是不能自拔,这时这种矛盾已经是更加突出了,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到了悲剧性的结局了。第十七节从杭州回来 的途中,小青又说,前世恩,今生缘,缘起缘灭一念间,恩情已报缘已尽……

最不能让观众心平气和的地方大概就是最后居然法海也跟许仙和白娘子飞升了。

然而终究许士林一声哭,白落入雷峰塔。这时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全剧达到了最高潮。雷峰相别一段,我以为最令人伤心的不是许赶到之后,而是许未来之前白的眼神,或许这就是告别人间的眼神,我照抄一段书:“但当她是宁静的时候,在这种变化中仿佛具有非凡的美。她眼里的亮光已经变成一种梦幻的、忧郁的温柔;她的眼睛不再给人这种印象:她是在望着她四周的东西;而是显现出总是在凝视着远方,遥远的地方——你可以说是望着世界以外的地方。”这不是绝望,而是某种已经超脱了痛苦的情感,我们甚至可以说,这其中带有某种听天由命的意味。可是,情真的已经结束了吗?后来第三十八集中,小青来看望白,这时白已经在塔下面近二十年了,小青问白,你还是不能抛弃这红尘吗,白说,这红尘有爱,而灵道无情。“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只为这一句,断肠也无怨”。

 

剧中也不算避免丑化法海吧,因为法海在这里面不算一个顶重要的人物,全剧的重点也不在于煽动对他的仇恨,说成是天意,只是为了使这段悲剧更能动人而已,人在命运前的无力,如果反抗,更显得动人而已。人因为一段缘分聚在一起,又因为缘而分开,只能是一种无力的反抗,有种类似古希腊命运悲剧的感觉,一切都预定好了,他们所做的,只是在给这悲剧写得特别动人而已。

后来当白相小青安排了一些事情之后,小青又问,那许官人呢?白黯然低头,说了一句,等以后有缘再说吧。这时已经不再苛求任何东西了,简单一句,却是泪已千行,塔里塔外,已经都是泣不成声。

然而这一切都不过只是前兆,要一直等到金山之后,这一矛盾才能上升为主要的矛盾。水漫金山,之于许白二人则如同宝玉挨打之于宝黛的情感。水 漫金山之前,恩是最主要的行为,情在这时虽然也很重要,但并不是最主要的。一切都是报恩,报恩则就要使许成名。所以为了使许开药房,要小青去盗库银;为了 使许成为苏州名医,与王道临斗到最后;为了维持其名医的地位,不惜与三皇祖师会闹翻;又为了使许在三皇祖师会上扬名,又使小青到梁王府盗宝。虽然的确使许 成为了名医,但许却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先是发配苏州,后是发配镇江,因为盗宝又使许在梁王府吃尽了苦头。总之,这时白的报恩为最主要的动机,但这时情也 极为重要,如盗仙丹一段。

小青跟那个张公子的那段因缘不可忽视,因为这段因缘其实可以看作是许白悲剧的一个小小的前兆,那时就已经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了,白娘子对小青解释他们那段情感的时候,说那只是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缘分,当小青问,那你和许官人呢?白素贞黯然神伤地说,大概我和许官人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全剧共五十集,每十集为一个单位,正好是可以分为五段。第一段是许白处逢的那一段,那时还丝毫不觉得有多少不祥的因素,充满了柔情蜜意,生活就这样,生活多美好。如同贝多芬的早期作品,充满了明媚的阳光。许刚到苏州和玉莲在屋子里,白隐身观看的那一段,最为动人,就像卢梭忏悔录里描写的他的早期生活的回忆一样,当后来分离之后, 回忆则为最为甜蜜而又忧伤的养分。
 
第二段则略带点伤感了,不停地奔波,不停地忙碌,金山一战,则带有点宿命的意味决定了后半部分的基调,断桥重逢的那一段,我以为最动人的也不是两人在断桥之上的那一段,而是白看到了许之后的那一段,已经不能用我的拙笔来描述了,“果然是那个冤家”,这是什么?是哀怨,还是喜悦?

 

这一段话埋下了一个动机,一个令人不安的动机,然后全剧就笼罩在一种悲剧色彩中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电玩城发布于娱乐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