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大师》软科幻硬推理,《烈日灼心》并非

2019-06-26 10:43栏目:娱乐评论

灼心之症,向死而生
文/七月
去之前听说是近几年拍得最好的国产电影,悬疑烧脑大片,带着一颗福尔摩斯柯南的心细细看,发现悬疑烧脑都应该靠边站,说的到底还是人性。
从情节上看,故事还是中规中矩的,没什么很难理解的地方,三个冲动犯罪的人虽然一时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但内心终还是惶惶不安,最后从容走向死亡。结尾第四人的意外出现算是一个小亮点,交代了其实三人并不是一家人死亡的直接凶手,但说到底还是因为纵了心中的恶间接导致这一家的惨案,所以对他们的主动死亡倒并没有很诧异的感觉。
烈日,烧灼的不是一双鲜血淋淋的手,而是犯错却没有受罚而不安的心。灼心之痛往往比灼肤之痛来的更透彻,因为一双饮血的手可能麻木,而内心的痛却无可回避。
其实我觉得一部好电影的第一个标准就是能让你觉得每个人物都是活生生的,可能就是身边的某一个人,你能解释他每一个行为每一个眼神,因为他的纠结你懂他的痛你可能也曾经历。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常挂在嘴边的“不假”。所以我说烈日灼心在我看来是一部好电影,因为很多细节让我觉得动容理解,甚至产生共鸣。拿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杨自道来说,多年小心度日,隐藏内心,但人都是情感动物,伊家小妹的真善融化冰山,大年三十的一次放纵又何妨。飙车的放纵,一个慌乱中的吻,男女主角却并没有从此远走高飞,清醒之后还不是要过自己原本的生活。
“命,给你了”,石头爸爸真酷,酷的让人想哭。
其次就是看部电影我们还是总想得到些什么,或是简单的放声大笑,或是内心深处给自己灌的一碗鸡汤。《烈日灼心》讲的无外乎还是人性,但难得的是人性的展现不光是靠主角在撑,每一个人的身上你都能看出些什么,想一些什么。你看到了台湾商人身上同性恋者的真情,看到了伊家小妹的爱情使人狂,看到了房东曾经的怯懦带来了阴暗,看出了人无好坏之分,内心总有善恶之欲,就看是邪压正还是正抑邪,然而总体来说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导演拿到了好本子,虽然不是完全按小说拍,但有些地方的改动个人认为还是惊艳的,更多的冲突更适合电影的拍摄,引人眼球。三大影帝功力着实不俗,石头爸爸柔情硬汉让人心疼,段老板时而坚毅时而敏锐时而含泪的眼神秒杀一切,连平时综艺范儿十足的邓超也让人容易忘了他在跑男中曾经是一个怎样的形象。入木三分,让人入戏。
虽然抵着同性、半裸、悬疑烧脑的噱头,但作为国产电影中难得走心的一部片,还是值得去电影院灼一灼自己的内心的。

其实关注《烈日灼心》是从去年看焦雄屏老师访问曹保平导演就开始的,原本去年年末就要上映的片子因为审查问题拖到了今天。看完片子后觉得三年的等待完全值得。有人说《烈日灼心》突破了中国电影审查的底线,我到觉得曹保平在规则下还是把握了尺度,虽然有难得见到的同性恋,注射死刑,暴力杀人,仍可以从片子里感受到很多导演想要表达却没有表达,但已足够酣畅淋漓。
写实主义和技术主义一直是电影学研究的永恒命题,无视现在国产电影混乱市场上的那些粗制滥造,如今稍微优质的国产电影都以写实主义为主,毕竟能力离好莱坞太远,胡说八道的造梦就只是胡说八道。而曹保平却开创了其独树一帜的风格,就是用技术主义来写实。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高度假定的叙事范畴里,模拟出一种高度的真实。”《烈日灼心》导演将这一理念渗入其强烈个人风格的镜头语言中。典型的写实主义我们会看到大量的长镜头,深焦镜头,导演的作用体现在镜头内的场面调度。而《烈日灼心》里却是大量的运动镜头,叙事性和表现性的蒙太奇。镜头几乎都很短,甚至多处采用跳切,却没有一种不舒服感。正是这种镜头语言造就了影片扣人心弦的叙事和环环相扣的节奏。这也是影片让你直面现实,题材严肃却不压抑,这和王小帅,贾樟柯等六代导演的纪实大异其趣。同样是将腐肉暴晒在阳光下,有人让你看它在阳光下慢慢腐烂,而曹保平导演则是撒一把盐。前者让你煎熬,后者让你没空难过,看完之后只想抽根烟静一静。
《烈日灼心》的真实并不是通过对环境的刻画来营造的,主要来源是演员的表演。导演也说过在他的电影里,表演是第一位。可以说片子的成功是影片中几位男性演员的表演造就的。强烈的风格却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这是通过摄影机与演员的关系来构建的。可以看到镜头大部分都是近景,特写。这是与写实相违背的,更是一般导演不敢采用的。摄影机直面演员,这对演员的表演要求极高,不仅要表达情感还要承载叙事,但是几位演员都做到了。段奕宏的表演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张扬又克制,完美表现了警官洞察秋毫的眼神以及对特殊情感的不断发酵。一个用眼神来表现的演员如何不让人沉醉,伊警官必成为华语电影史的一个经典角色。邓超的表现是让我意外的,不在综艺节目里装疯卖傻,他能够是一个好演员。他将辛小丰的善与恶复杂的人设准确的表现出来了,从一开始的抗争,以及协警工作中的恨劲,到真相一步步揭开中的恐惧,迷茫,到最后的解脱和释然,邓超递进式的表演完美的刻画了人物形象。而段奕宏和邓超的对手戏更是影片的精髓所在,特别多处的变焦镜头将两人的对峙的演技呈现得无比精彩,相爱相杀让人无法喘息,天台动作戏几乎是捂着胸口看完的。另外郭涛,高虎,以及山下智久很像的吕颂贤也都是影帝级别的表演。中间迸溅的火花只言片语难以形容。当然,王珞丹毫不意外又成一个败笔。。
影片的主题显而易见还是思辨人性的多面。人人都想谈人性,但谈人性并不俗气,差别在于做不做的到。《烈日灼心》做到了,三个法律意义上的恶人,却是除暴安良的协警,为善不为人知的的哥,照顾幼女的智商残障者,这已经将人无真正的好坏之分这一命题点出。随着伊警官对真相的揭示,三人的对抗,是对不断深入复杂斑驳的人性探讨。这与早期美国黑色电影的观影体验相似,我们在观影过程中会对罪犯产生同情,敬佩,但出于人独有的法律,道德观,我们仍然希望最后罪犯能够被绳之于法,这也许是一种对病态社会的反讽,更是人性的最好体现。不只是三人,伊警官,房东甚至是影片中的每一个人,我们都能看到人性的复杂。影片中的每个人都有着一个焦灼的状态,感染观众的观影状态,也跟着焦灼。就像伊警官对小丰说的那句话:人是神性和动物性的总和。善与恶,罪与罚,没有哪一个人只拥有一个单一属性。烈日不是暴露剧中的人物命运,而是烧痛观众的人心。

五一档国产片扎堆,《春娇救志明》《拆弹专家》《记忆大师》均在4月28日上映,《喜欢你》早一天,4月27日上映。

2015年,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导演曹保平率领邓超、郭涛、段奕宏一举拿下四座金爵奖,成为大赢家。《烈日灼心》的突破之处甚多,曹保平在犯罪悬疑类型片与作者导演创作之间,达到了一个相当自如、成熟和有所得的高度,很有些大卫·芬奇的风格,但却有着极其鲜明的中国特色,曹保平表达欲望强烈,直指人物内心。潮湿、淫雨、压抑的厦门,是无限隐喻的实在界,可以说是对片名《烈日灼心》的一次逆向性肯定。《七宗罪》和《非常突然》的滋味,能够在国产电影里出现,可以说是提升国产类型片、升华国产片角色内心世界的丰盈度。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一切事物的意义都发生了质的异变。外界已经难以影响邓超与郭涛的内心灼烧,良心如同烈日在燃。毫无疑问,经过高虎戏码的再处理,以及面对审查的自我过滤,SIFF上的版本还能保持如此魂魄,可以想见导演剪辑版更为神气。

《春娇救志明》是《志明与春娇》的第三次续写。《拆弹专家》主打刘天王。还有《喜欢你》,新晋金马奖影后周冬雨与老牌帅哥金城武搭档。最后是《记忆大师》,陈正道导演,曾用《催眠大师》推出国产心理悬疑金字招牌。演员班底也不差,黄渤、徐静蕾、段奕宏主演。

托马斯·沙茨在其著作《好莱坞类型电影》中说到,“只要我们的城市和商业电影存在,都市犯罪毫无疑问仍然是剧情片制作中重要的并且有市场价值的主题。”时代需要英雄,社会需要正义,需要人性,需要道德,而警匪片就具有这样的品格,并能将这些社会与人所引发的问题淋漓尽致地展现而出。相比于香港警匪类型电影而言,内地的警匪片显然处于弱势,而随着2003年CEPA 签署之后,香港导演与演员开始集体北上,内地警匪片有了长足的发展,并开始注重故事内核与人物的塑造,并在核心价值观的表述上有了新的变化,警匪片如《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无人区》、《杀破狼》、《硬汉》、《硬汉2》、《西风烈》 、《天下无贼》、等等。改编自女作家须一瓜的长篇小说《太阳黑子》,由曹保平编导,邓超、段奕宏、郭涛、王珞丹及高虎等主演的犯罪悬疑电影《烈日灼心》,不仅是作为这一类型的新发展,还完善了这一类型的叙事形态。那阴冷的都市街道,那深不可测的人心,那浓浓地情感,就像一股风一样,时而如冬天般寒冷,时而又如夏日般沁人心脾。其实,《烈日灼心》内核依旧是表现现代都市丛林中的怪兽的生活状态,他们曾经是罪人,至今依然处于神性魔性之间,善恶、是非、对错的战队,乃至人性状态都不至于二元对立,而是一种混沌状态里的风暴眼中,等待台风过境,太阳也无光芒。警察也好,匪徒也罢,都不过是现实生活中的个体存在,只不过这个个体是一种社会群体的隐射。《烈日灼心》的罪恶缘起,似乎也可以用“中暑”来形容,N年之前的那个盛夏午后,他们走向了人生的三岔口。

图片 1

原著情节显得刻意的《太阳黑子》,发表于2010年第一期《收获》杂志。小说里动作戏简单、白描甚至是口述,电影增强了动作戏的刺激在场感,剪辑又相当凌厉,激荡观众情绪。无论是段奕宏巡逻时一眼看出带枪嫌疑人从而引发一出公路追车戏,还是邓超勇救试图自杀的吕颂贤,悬挂在窗台之外两人的约定,剧力比《杀破狼2》更为打人(这段是电影新增桥段),以及郭涛与王珞丹的相识,充满了香港电影的江湖气息(电影把小说里的两个不同场细节糅合在一起),更不用说电影四分之三处的感官高潮,惊心动魄的海峡双子大厦间的高峰追击、警匪从枪战到斧刀再到赤手缠斗这段戏,场面调度、动作编排相当有想象力,来自台湾的两个杀手惶惶然无路可走,冲劲十足的警察则要么如猴子捞月亮挂在半空、或者错卜跌落,生死并无命数,其紧张、刺激和荒诞感,不亚于杜琪峰韦家辉、林岭东和徐克等香港导演的处理。曹保平通过几场动作戏的加持,将原著从暗黑系推理转变为罪案片,且有着难得一见的真实感强烈、细节丰富、案件本身有着足够内驱力的商业片。

从上映的题材来看,《喜欢你》《春娇救志明》主打爱情,《拆弹专家》《记忆大师》主打悬疑、犯罪。

曹保平的电影更多的是一种冷叙事,他的电影总是显得“另类”,这不仅仅是其对题材的偏门选取,叙事的节奏缓慢,还在于对故事的深度挖掘与类型探索。学院派的镜头与摄影的风格是曹保平电影的一大特色,极强且严谨的镜头感很容易让观众进入他所营造的影像空间之中,并极力地给观众一个新奇的“梦”。从获得第56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等多项大奖的电影《李米的猜想》开始,曹保平的影像风格就给人“新”之感,《光荣的愤怒》与《狗13》依然有着炽热的光芒。同样的,在2015年获得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类型片《烈日灼心》,亦是反映出了曹保平对社会现实,对于时事的思考与人性的探索,影像语言在内地尤其是新颖而有力量。《烈日灼心》在继承《李米的猜想》式的叙事方法与表现力度时,又将“匪徒”与传统的“好人与坏人”的含义进行了全新的影像解读。事实上,《烈日灼心》的叙述是当代都市社会中警匪的斗智斗勇,事实上流露出的更多是一个人面对责任,面对爱之后的最初人性思考,以及“警匪”之间的复杂关系,说到底他谈论的还是人性,偶然的魔性与稀缺的神性,在正常人性光谱上的折射。

好片云集,大牌扎堆,小官隐隐闻见一股硝烟味。究竟谁能杀出重围?

在《烈日灼心》一片中,我们能感受到的是,一种压抑在内心不得解脱的命运束缚后的无奈呻吟。影片讲述了邓超(饰演的协警辛小丰)与郭涛(饰演的出租车司机杨自道),以及高虎(饰演沉默的渔夫,智商160但是装半痴呆),兄弟三人面临法网和人情审判的故事。而这一审判在导演的镜头之下,显得别具新意。一方面,兄弟三人共同抚养了一个孤儿。邓超除暴安良,郭涛见义勇为,他们进入了另外的身份;另一方面,面对着自己收养的女儿日渐长大,自我内心的人性审判越来越强。于是,两方面的矛盾,一直处于人物的内心之中,并推动故事的叙事发展。新晋调来的段奕宏(饰演警长伊谷春)给邓超为首的兄弟三人带来了新的“麻烦”,而又在邓超的行为下获得了内心的认同。电影也是围绕着复杂的故事逐一发展的,而社会问题也是逐一的暴露了出来,或许正如马赛尔·马尔丹所言,“电影既有一种明显内容,也有一种潜在内容。”

“ 爱情小妞干不过悬疑犯罪

《烈日灼心》讲的是一个警察破案的故事,但在影像背后,潜在的意义更加耐人寻味。在派出所的邓超,仍然是游离于善于恶之间之人,有着求生、求安全的本能,也有迎接死亡的冲动。面对着上司段奕宏对案件的“侦破”,邓超、郭涛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种人生态度。这种人生态度是无奈的,也是自己救赎与放逐的。当然,这种种的无奈通过导演曹保平阴郁而冷静的电影风格体现了出来。邓超面对着事情的败露会变得心不在焉,甚至魂不守舍,而面对着段奕宏即将掉入高楼时又表现出了正常的兄弟情怀。可以说,邓超就是这一群体的代表,在内心矛盾中苦苦挣扎,在人性的善与恶之间左右突围。邓超郭涛不知道将来如何面对日渐长大的女儿,唯有一心求死,才能“永生”,这象征着都市之人无法控诉的自我,代表着小人物命运的飘摇感与无奈感。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邓超、郭涛、段奕宏在片中的精彩表演,共同获得了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城市代表了一个复杂、疏远和无法抗拒的社会。它最初创造了黑帮分子,最终毁灭了他们。”警匪片中的空间影像呈现,是一种公司大厦、地下车间、停车场、城郊、深山、码头等物理空间,这些空间无疑带给了影像更为真实的表达。在《烈日灼心》中,警匪题材不再是简单的与游戏嫁接,而是重拾古老的人性话题,将它与“犯而不得”的形式融为一体,从而建构一个以“爱”与“义”为核心的当代看似落后而正常的“城市空间”。一者,《烈日灼心》以黑色格调的城市(这一黑色特色来源于都市文明与正义的反衬),凸显犯罪空间的形态的同时,也表现出人性之“丑”;二来,它又以父女情、兄弟情、男女情的方式,满足观众对于热血之人的正常心理取向与审美习惯。由此,影片中所构成的“双向空间”,就不再是简单的警匪构成的对立空间,而是处处萦绕这人性光辉的“大爱”空间。换句话说,兄弟三人与女儿尾巴(原著中名为陈辛杨,以父之名)的所构成的父爱空间,与段奕宏所建构的“兄弟”空间;郭涛与王珞丹(饰演伊谷夏)所呈现的爱情空间,共同形成了一个无关犯罪,无关仇恨,无关虚伪的超现实,有爱内核,王珞丹不惜一切代价制造自己愿意相信的虚假“真相”。这一内核又将种种的人性压力背后的情感酣畅淋漓的表达而出,抚慰着焦躁不安,内心不得安宁的芸芸众生。

劳动节刚到,已初见分晓。据影视数据官监测,仅仅上映3天的《记忆大师》已杀出重围,单日票房超过1300万,票房累计超过1.2亿元。目前位于电影国内单日票房排行榜第二位。第一位是好莱坞大片《速度与激情8》,紧跟其后位于第三位的是《拆弹专家》。

英国文学理论家爱德华・摩根・福斯特指出,“创造神话的最初用意是为人们创造一个原有身份……这类创世叙事往往与故土或发祥地的传说有关。作为具有强烈感染力的象征,用以重新激活‘已故先辈’的力量,用以建立起一种传统永恒延续的坚定信念。”神话作为一种大众心理的集体叙事,代表着现代之人的一种情感影射。作为电影类型的神话叙事样本,警匪片已然承担了重要的角色。《烈日灼心》中的警匪斗智斗勇,则呈现出一种警察代表正义的叙事内核。片中,观察力极强,对除恶扬善十分执着的段奕宏不仅面对着师傅未破解案件之谜的困惑,还要面对突如其来的下属邓超可能潜伏的“犯罪”的事实与复杂的情感,但这都在段奕宏的演绎中变得生动,自然,并且将大众意识形态中所固有的警察形象巧妙的表现而出,从而在潜意识领域里引起观众的共鸣。

图片 2

爱情小妞对悬疑犯罪,目前来看是悬疑犯罪赢。

动作场面对剧情推理,目前来看是剧情推理赢,“大师”略胜“专家”一筹。

国产爱情片走低在意料之中,自从2011年《失恋33天》制造票房神话后,市场对爱情片更青睐有加,《剩者为王》《何以笙箫默》《怦然星动》等影片纷至沓来。然而,物极必反。吃够了奶油泡芙,观众当然想换重口味麻辣小龙虾。

图片 3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虽然大热,但影片剧情松散,情感表达做作,受到观众诟病。从去年国庆档影片表现来看,《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只在国庆档单日票房榜上领跑了三天,就被《湄公河行动》反超。

爱情这张牌越来越不灵,并非偶然。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电玩城发布于娱乐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记忆大师》软科幻硬推理,《烈日灼心》并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