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寻常的恐怖片

2019-06-08 12:14栏目:娱乐评论

故事讲述了一位作家杰克为了完成自己的一部作品,而应聘上了一家地处偏僻的旅馆的冬季看守员。他带着妻子温蒂和儿子丹尼一起住在空无一人的旅馆里。丹尼拥有一种常人没有的天赋——闪灵。他能感觉到鬼魂的存在。这家旅馆曾经发生过一宗命案。曾经的管理员在看守宾馆时,由于与世隔离而精神失常,他用斧头砍死了他的妻子和双胞胎女儿,并将他们碎尸放在237房间,然后自己开枪自杀。冬季来临,大雪封山,他们只能依靠无线电联系。就这样,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了,丹尼因为看的见死人,所以变的精神恍惚,仿佛被另一个生命代替,而杰克也在看守旅馆的过程中性情大变,最后终于发了狂,他毁掉无线电和雪地车,并拿起斧头企图伤害温蒂和丹尼,但是,温蒂却在险境中最终带着丹尼逃离了旅馆,杰克则冻死在旅馆外面。
这是大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于1979年拍摄的一部心理系恐怖片。由奥斯卡影帝杰克.尼科尔森主演。库布里克不愧为怪才导演。他的作品风格多变,使人咋舌。他既拍过科幻片《2001漫游太空》,也拍摄过反映越战的电影《全金属外壳》,既拍过先锋电影《发条橙子》,也拍过这样的好莱坞模式的恐怖片《闪灵》。但其作品不变的却是影片深刻的思想和艺术的主题。在今天看来,依然显得光芒四射。尼克尔森也不愧为奥斯卡影帝。他的演技相当精湛,对人物的理解和把握也十分到位。杰克是影片的中心人物。导演通过杰克性情的转变透露出恐怖的气氛。恐怖的感觉正是来源于也暗藏与杰克性情转变的过程中。所以对杰克这个角色的处理就显得极为重要。杰克.尼克尔森尤其让人难忘和称赞的地方就是面部表情和对对白语调的处理上。由一个言语温和,表情和蔼的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言语狂暴,表情狰狞的狂人的过程,尼克尔森确实表现的非常到位。儿子丹尼是一个线索人物,通过他拥有的“闪灵”这一天赋,使得影片情节得以补充和推进。这一角色也是大部分恐怖元素的来源基础。观众通过丹尼的视听和幻觉和反映从心里感受到了那种揪人心魄的紧张感觉,也是影片成为心理系恐怖片的重要元素。
除了人物的设置和安排,影片还有两个不可不提的元素运用手段。一个是镜头,一个是配乐。这一影片镜头运用很是多变。全景,近景和特写的交替使用。用全景表现了旅馆内部空间的大和空,让人感觉到丝丝凉意,近景着重发现人物的动作,而且死人出现的场面一律都用近景和中近景,避免了模式化的鬼怪特写镜头,没有是影片落入俗套。特写着重刻画了人物的神态。表现杰克在鬼怪对话时面部表情的狰狞,丹尼看到死人时面部惊恐的表情和温蒂惊恐无助的神情。这是不可或缺的基本恐怖元素。通过人物的表情使观众更强的感受了刺激。在拍摄房间探查方面的戏时,镜头缓缓推进,并用第一视角的状态,极慢极慢,表现出人物内心的恐惧,增加了恐怖气氛,这也是恐怖片比较常用的一种镜头摇动方式。这部电影也富有创造性的使用了一种镜头——人物的跟拍,即人物在前面运动,镜头就以人物本身的高度在身后进行跟拍。如丹尼骑着玩具车穿梭与旅馆各个过道时,镜头就在丹尼身后跟着,并且几乎擦着地面,以适应丹尼的视角高度。当丹尼转弯时,先是丹尼转弯后消失不见,让人心里捏了一把冷汗,接着镜头转弯,发现什么也没有发生,松了一口气,继续跟拍。反复几次,就让人大呼刺激。由于丹尼挡住了前面的景象,所以观众总是有一种想要知道丹尼看到什么的欲望。最后丹尼终于在一个转弯后停了下来,观众立刻毛骨悚然,在想丹尼看到了什么,下一个镜头就是死去的双胞胎姐妹的近景,让人心里猛然一惊,一直伴随着观众心里的恐怖感达到了顶峰。还有最后杰克在迷宫中追杀丹尼的戏中,这种跟拍镜头再一次被使用,并增进为手提摄影,不断晃动的影像配合着人物的喘气声,制造出了紧张的气氛,更让人喘不过气来。这一拍摄手法的成功创造与运用,为以后的电影摄影手法起了很大的推进作用,有人甚至称这一手法为“库布里克技术”。可见其地位之高。还有一组镜头是杰克被温蒂关在储藏室里依门与温蒂对话时,摄影机在杰克的脚下,从下往上用仰拍镜头表现杰克面部表情的变化,视角的转变也象征了杰克内心的转变与扭曲。不得不提的还有运用镜象来表现事物,如表现死人的真实身体的缺损腐烂就运用了镜子中的影像来呈现,而现实和幻觉中的死人都是完好无损的。现实与镜像的对比,让人毛骨悚然。在另一场戏中,精神恍惚的丹尼拿着口红在门上写下他反复不停念叨的单词“redrum”,起初我还不明白redrum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在温蒂发现时,却是在镜子中看到的血红的redrum这个单词的镜像,即redrum的反写murder(谋杀,极度可怕的事件)。让人感觉猛然一震,不寒而栗。不得不叫人拍案叫绝!佩服导演的想像力与表现力。
除了镜头的运用,还有一个重要元素就是配乐,配乐是一个恐怖片的基本元素也是重要元素。配乐和镜头的使用,可以让恐怖感成倍增加,也能渲染恐怖的氛围。开篇阴沉的配乐伴随着大远景车在山上奔跑,旅馆全景,预示着将要发生的恐怖故事。影片大量采用了一种很尖刺的持续时间很长的音响效果。声音迟迟不结束,观众的心总是提着,声音结束后伴随着的又是一个恐怖的场面,恐怖的气氛很自然的就被营造出来。
影片的结局是杰克死后,他出现在一张1921年拍摄的多人相片中,与前文提起的以前的管理员说杰克一直都是这个旅馆的管理员这一情节暗合。这个暧昧结局很是耐人寻味。
在70年代末,这样的恐怖片不愧佳作,而且今天看来,仍是让人津津乐道。其影响之大,突破之大,真的堪称经典。

《闪灵》能被冠以电影史最伟大的恐怖片,是因为它的拍摄手法和剪辑方式开创了恐怖电影的新纪元。近些年能记起的比较优秀的恐怖片,《第六感》、《寂静岭》、《死寂》、《小岛惊魂》等等,仿佛都能在这些影片中看到《闪灵》的影子。

好的恐怖片不仅仅是吓唬你,它还会在你的潜意识里做手脚,让你一想起来就完全停不下来。

这是第二次看《闪灵》了,记得高中家里刚买电脑后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闪灵》。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是冲着史上最伟大的恐怖片去的。而这一次是冲着库布里克去的。说来惭愧,虽然也看了不少经典的电影,但竟然最近才了解到库布里克这位影史上举重若轻地大导演。惊人的发现原来《发条橙》和《2001漫游太空》这两部极具未来感的影片就是他的作品!
影片一上来就是一段惊心动魄的追逐镜头,在诡异的音乐渲染下,直升机就如同猛禽一样追踪着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驶的汽车。镜头中渺小的汽车似乎全然不知来自外部的威胁。就在直升机即将追上汽车时,镜头转向,看似汽车暂时告别了危险。
杰克到达旅馆后开始面试,当杰克走过大厅时,从宽敞的大厅和其中豪华的家具再一次衬托出主人公的渺小,并带给主角无形的压力。面试时杰克毫无来由地说妻子温蒂是个恐怖片爱好者,但之后影片并未交代温蒂与恐怖片有任何联系,这似乎说明这完全是杰克的幻想。
随后医生来看丹尼询问病情,从温蒂口中得知杰克3年前曾误伤了托尼并因此戒酒三年,而也正是三年前杰克由教师转行当了作家。温蒂点烟时颤抖的双手让我们隐约目睹当年那一幕的残忍程度。这三年杰克并未取得巨大的成功,为补贴家用他们不得不去旅馆当看门人。到山上开车时杰克一脸严肃,仿佛对未来有种不祥的预感。一个月后温蒂和杰克第一次进迷宫,从这里便埋下伏笔,说明托尼一定是会熟悉迷宫的。一个镜头对准桌子上已经准备就绪的打字机,甚至还有点燃的雪茄,随着镜头的后移我们发现椅子上唯独缺少了作家,远处的杰克奋力地将球砸向墙壁,渴望在枯燥的思绪中迸发出一些灵感来。星期二丹尼第一次进237号房间,我们并没有了解到房间里有什么,只是从丹尼的落荒而逃我们推测房间中有可怕的东西。从丹尼骑着脚踏车飞快逃跑的那个镜头我们发现这部电影并不像一般的恐怖片那样表现恐怖。在这个镜头中我们看到镜头定格在了门口和普通成年人一般的高度,仿佛像是房间中的“人”在探头向外伸着一般,而不是一路追着丹尼。还有一个明显打破常规的镜头是温蒂将杰克打昏后拖向仓库,刚进门口时杰克躺在地上挥舞着双手反抗,我们期待着杰克会抓住门框,可是并没有。也许库布里克根本就没有想拍一部恐怖片,只是想拍一部一个普通家庭中的正常人在特定的环境中变疯的故事。到星期四的时候,我们一定记得那个长时间停留在杰克脸上并缓缓推进的镜头,任何人只要看到这个镜头都会看出这人已经疯了。同样让我想起《发条橙》开篇那第一个镜头, 毫无保留地尽情展示邪恶。一个镜头就将人物的特质描绘得淋漓尽致,我们不服都不行。从此我也转为男主的铁粉。星期一丹尼去房间取玩具发现杰克正坐在床边出神,杰克将丹尼抱起,这是这对父子第一次有眼神的交流。我们生怕杰克会有什么举动,还好并没有发生什么。当然我们知道这一切必然向着悲剧发展。到了星期三,我们感觉得到故事一步步逼向高潮。温蒂在锅炉房听到怪异的声音,随后我们发现这正是杰克睡梦中的呓语。杰克醒来时回想起那个可怕的预言。随后托尼受着伤出现了,温蒂怀疑是杰克所为。事实当然不是这样,但杰克已经不去分辨了,夫妻间的猜疑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出来。杰克独自去了237,被酒店的幻象吓得落荒而逃。杰克与浴缸中的裸女亲吻似乎在暗示夫妻间不如意的性生活。随后镜头到了独居的厨子房中,房间中的画作暗示了性压抑,也许厨子就是杰克的一个映射。杰克出现了幻觉,他在空无一人的舞厅想象着喝酒。这段表演令人印象深刻。全片最恐怖的一幕无疑是温蒂翻看杰克创作出来的一厚挞子作品,不同形式的同一句话,配合着温蒂惊恐的表情,我们对杰克的心理深感担忧。
导演想表达的也许正是没有怪力乱神,一部恐怖片所能达到的界限。同时影片也有两处不可思议的地方,一是谁为杰克打开了门,二是杰克那些幻想是不是真的。

库布里克没有刻意地制造那种一惊一乍的惊吓,而是在影片中不断营造一种底层压抑的气氛,让观众产生不舒服的心理压力,再加上影片中极具惊悚的背景音乐,很容易让代入感特别强的观众走向奔溃。

据说,大多数人在梦中只能看到画面,很少能见到文字。而梦表现的就是潜意识。所以,人类的潜意识多数由画面组成。

网络上关于《闪灵》的解读很多,虽人云亦云,但也有不少自成一派的观点。我发现库布里克的电影隐喻的内容很泛、很深,是属于那种观众能从各个角度去解读都能形成观点的影片。

而库布里克恰恰就是运用画面的高手,《闪灵》中的画面大量使用了隐喻,影迷观看时就像是进入了一场清醒催眠,画面中丰富的恐惧元素,在不知不觉中就植入到了影迷的意识深处。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影片总是赞扬和咒骂一样多的原因吧,因为他只凭着自己的意愿在拍摄影片,将问题抛给观众。他不像库斯图里卡那样,不管是讽刺战争,讽刺社会,还是讽刺人性,他都直面地表达,让观众一眼就能明白他所表达的主题。

这些人物形象可怕在哪儿?

故事开始了,杰克(父亲)在度假酒店应聘管理员。

图片 1

母亲(温蒂)和儿子(丹尼)在家里一起吃早餐。

图片 2

杰克虽然衣装笔挺、头发清爽,但总散发着令人不悦的气质。

图片 3

有木有?

why?

库布里克用镜头描述了这样一个父亲:上挑的眉毛、尖尖的鼻子、阴郁的笑容——这些都与西方文化中的恶魔神似:

图片 4

当故事进行至三分之一,杰克因幽闭深山和写作压力几乎崩溃时,这一特征愈发明显。

图片 5

他上挑的眉,与恶魔的山羊角形状一致——山羊角是山羊打斗的武器,在恶魔形象中和獠牙一样寓意着攻击性。

此外,杰克阴郁的表情还以倒三角型构图呈现,同西方文化中倒五芒星图案一般头重脚轻。

图片 6

五芒星在希腊神话中是金星的标识,寓意爱与美。而倒五芒星,则寓意爱与美的颠覆。

《闪灵》后半部里,这样的表情越来越多,杰克也从原本关心孩子,转变为想要杀死家人。

恶魔在西方文化中还寓意着性与滥交。

片中,恶魔化了的杰克在打开了最不应该打开的237房间后,看到的正是一个正在沐浴的裸女。

图片 7

于是,杰克又一次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并拥吻了裸女。

图片 8

对拥吻之后情节好奇的童鞋可以自行去扒片子。

母亲温蒂的形象同样充满隐喻。她纤细、苍白,眼睛非常大。

图片 9

是不是像极了西方传说中的精灵(ELF)?

图片 10

精灵在西方传说中是较为弱小的种族——人们听说过骑士打败了恶龙,却从未听说过精灵打败恶魔。

当孩子被丈夫追杀时,母亲表现出的惊慌无力,和精灵族的弱小,如出一辙。

图片 11

“只工作,不玩乐,杰克变成呆瓜。”这是杰克在幽闭的酒店里,动杀人念头前,在纸面上反复敲打的一行字。

图片 12

这时的杰克已经崩溃。

然而促使杰克下决心杀人的,却是他崩溃后看到的两个幻象人物。一是酒保罗伊德,二是前冬季看守格瑞第——他因大雪封山得了幽闭恐惧症,将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剁成碎片后吞枪自杀——酒店总管在杰克应聘时,告知了杰克这个故事,对杰克来说,这是提醒,对观众而言,这却是一个预言。

丹尼(孩子)关节脱臼,温蒂误以为是杰克又对丹尼动了粗(杰克曾因生气拽伤过托尼),哭着指责了杰克。杰克很愤怒,跑进空荡荡的宴会厅,对着吧台说——

图片 13

“奇迹”出现了。可以用灵魂换的酒(令人放纵堕落之物)和酒保罗伊德突然出现在了杰克面前。

他虽然面容和善,却也处处透露着诡异。相较片中其他人物,罗伊德的皮肤透着不正常的的灰青,仿佛已死之人。

图片 14

以灵魂交换酒精,那么收取灵魂的必定是恶魔,在西方文化中,有一名恶魔名声响亮,那就是勾引浮士德堕落的梅菲斯特。歌德这般描述梅菲斯特:他冷静、恢谐、机智,是“为成大恶而行善者”。

图片 15

酒保罗伊德的表情与形象,完全符合梅菲斯特冷静、诙谐、机智的形容,而鹰钩鼻、尖耳朵的面部特征,则符合西方恶魔的标准设定。

图片 16

《浮士德》插画,右三为梅菲斯特,浪漫主义画派代表画家欧仁·德拉克罗瓦(绘),歌德最满意的插画版本

相较于酒保罗伊德,前冬季看守格瑞第的形象却格外正直坚定。

图片 17

这位貌似正直的管理员,曾做出过杀死全家的疯狂举动。

图片 18

杰克碰洒了格瑞第的酒,格瑞第亲切的带杰克去卫生间清理衣物,在交谈过程中,格瑞第强化了杰克心中对妻儿的仇恨,并鼓动杰克去“纠正他们”。

上帝不见得处处给予人生坦途,魔鬼却个个和善。

图片 19

圣经里确实也有这些的话:“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

除却杰克看到的幻象人物,拥有“闪灵”能力的托尼,也看到了很多幻象,其中最重要的一对幻象人物,是前看守格雷迪杀掉的两个女儿。

图片 20

格雷迪的两个女儿一个8岁、一个10岁,画面一晃而过,很难看出这两个女孩在身高样貌上的差别。

库布里克似乎刻意要将这两个女孩装扮成双胞胎,他为何要这样做呢?

图片 21

世界上没有同一片叶子,也没有完全同样的人,差异性是人类确认自己存在的根本,因此,如果突然看到了另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存在,人们会本能的感到恐惧,想要确认对方究竟是幻象、还是真实存在?

双胞胎带来的诡异感,正是建立在这种心理上。同样基于此心理,在许多恐怖片中,镜子常常是必备的恐怖元素。

图片 22

丹尼和托尼是《闪灵》里另一对隐藏双胞胎——杰克一家人准备入住酒店前,丹尼和托尼在镜子前对话,说不想去那个旅馆——库布里克通过视觉上的双胞胎的展示,不断撩拨人们心底深处的畏惧。

图片 23

《闪灵》到底讲了什么样的故事?到底又有哪些隐喻?这些问题在网络上各抒己见,有不少精彩的解读。既然那么多优秀的观点,我就讲点电影中很少有人提及的东西,那就是库布里克钟爱的物品——镜子。

这些场景为啥这么可怕?

想要制造心理恐惧,环境因素也很重要。

下图来自全片第一组画面:绵延不绝的高山间一辆黄色小车奔驰在公路上。

图片 24

这组画面由直升机航拍,晃动的镜头时而交叠出两个画面,形成强烈的不真实感。背景音乐里低沉的圆号,暗示这趟行程的终点,会异常凶险。

同样晃动的长镜头,也用于在旅馆中骑车的丹尼——自行车的终点是237房间,前冬季管理员格雷第将妻女分尸后,堆在这里。

图片 25

丹尼在旅店中骑车(小场景)的终点是凶房237,呼应了片首杰克在山峰间开车(大场景)的终点是凶宅山顶酒店。

片首圆号制造的恐怖音乐,在丹尼骑车的单调声响中,仿佛要响了起来——一个场景中的恐怖元素叠加到了另一个场景中。

《闪灵》中,电梯间血流成河的画面出现了四次。

第一次,“托尼”警告丹尼:山顶酒店是个危险的地方。血涌出来将椅子向前推动了数公分。

图片 26

第二次,杰克与温蒂大吵一架,即将被恶魔蛊惑去杀死妻儿。这个恐怖的画面再次出现,血涌的力量更强,椅子几乎翻倒。

图片 27

第三次,杰克彻底被恶魔蛊惑,对妻子大吼大叫,想要“纠正(杀死)”妻子。丹尼看到血涌袭来,彻底染红整个视野。与这个画面同时出现的,是英文MURDER(谋杀)的镜映词汇REDRUM(红酒)。

图片 28

这个场景的最后一次出现,不是由丹尼通过“闪灵”(预测能力)看到的,而是温蒂与在被丈夫提斧追杀之后,看到山顶旅店里系列幻象中的一幕。

图片 29

血流成河的冲击性画面反复出现,在告诉丹尼,危险一次比一次更近,也在持续加强影迷的恐惧感。而当没有闪灵能力的普通人温蒂都能看到这个画面时,原本的幻象成了现实,杰克头脑中疯狂的念头彻底左右了他的行为,山顶酒店疯狂的宴会也进行到了巅峰。

图片 30

在《闪灵》这部恐怖电影里,库布里克运用空间、色彩、光线,制造了大量令人不适的恐怖画面。

比如杰克在房间里面无表情的打字镜头:

图片 31

三盏吊灯形成的荆冠般的图像,似乎要将杰克永远压在书桌前。空荡的酒店大堂和昏暗的光线,助长了压抑的气氛。

又如,全片中多次重复出现的印第安几何图形花纹,除却呼应山顶旅店本是印第安人的墓地这一恐怖元素之外,更重要的是为了持续制造感官不适——重复性的花纹常常出现在催眠图片中,给人带来的是不真实和眩晕的体验。

图片 32

此类单场景隐喻在《闪灵》中不胜枚举。

我比较认可影片中的父亲杰克、丹尼其实都出现了双重人格障碍的说法:杰克幻想出了一个的角色,戴博特·格兰蒂(这里注意,历史上真实存在,1970年看守酒店精神奔溃杀了全家人的名字名字叫查尔斯·格兰蒂,所以网络上说杰克遇到了过去的人物,是错误的观点。);丹尼出现的双重角色则是托尼,这个托尼其实是在他小时候父亲伤害过他后产生的心理创伤,从而内心塑造出的一个形象。(在影片中,杰克面对酒吧服务员时回忆三年前的事情,语言和表情的夸张,其实可以看出这次伤害对丹尼的伤害非常严重。)

故事里的故事更可怕!?

闪灵使用了俄罗斯套娃般的叙事方式——故事里套着故事,用情节隐喻情节。

《闪灵》的故事发生地——山顶旅店本身就是有故事的:在前殖民地时代,一个叫做多纳组织的篷车车队被大雪困在山里,他们互相残杀吞吃同伴为生;在后殖民地时代,山顶旅店在原印第安人的墓地上建立了起来。

在故事开始,丹尼问起多纳组织为何要互相残杀时,杰克微笑着回答:

图片 33

在杰克心里,为了活命杀人是可以的。

到了《闪灵》后半段——

由于大雪封山带来的幽闭感和写作本身的孤独感,杰克疯了,他要杀害自己的家人,理由是他的家人从未关心过他的前途和责任。

图片 34

只要杀掉其他生命就能维护自己,那么,哪怕是家人也可以杀。

这种对待生命的态度,是不是和讲述多纳组织互相残杀的态度时一样?这两件事,哪一个更可怕?

正是这种出奇一致的态度,将片首的小故事和闪灵的主线故事套了起来。

即使是一句台词,库布里克也能够套进童话故事以隐喻大情节。

例如,妻子温蒂刚刚来到山顶旅店,参观厨房时惊叹道:

图片 35

撒面包屑做标记这句台词,来自《格林童话》中的《糖果屋》,讲述了一对兄妹在森林中迷路,撒面包屑做标记没能成功逃脱。

撒面包屑本来有两个寓意:1、在复杂地形通过做标记逃生失败;2、逃生的过程中背后有恐怖势力追杀。

这对兄妹后来学聪明了,用石子做标记顺利走出了森林。

这里就有了第三个寓意,这个寓意是对本片的:温蒂和丹尼最后能够成功逃脱,但要升级方法。

恰巧,《闪灵》中山顶旅店也有树丛迷宫。在影片结尾,丹尼为了躲避杰克的追杀躲进这座迷宫。

图片 36

通过擦去脚印,仿造脚印,丹尼成功躲过了杰克的追杀,并顺着正确的脚印逃出了迷宫。而杰克则被错误的线索限制,最终冻死在了迷宫里,彻底冷静了。

图片 37

在树丛迷宫迷失与在森林里迷失,有着惊人的相似,而面包屑与迷惑性脚印在错误线索上也有着同样的性质。

图片 38

人物形象、场景画面以及俄罗斯套娃式的叙述方法,是库布里克讲述《闪灵》故事的三种主要隐喻方式,虽然我们可以拆开来聊,但对牛(feng)逼(dian)的库布里克来说,这是套组合拳,直接轰炸在了观众的潜意识上,这时就形成了多重隐喻(这个听不懂也没关系,只要知道,这样做会更恐怖,因为琢磨完人物,琢磨画面,琢磨完画面,琢磨剧情,琢磨完剧情,又琢磨人物,有木有?)

比如:迷宫也寓意着迷惑性的幻象,杰克被迷宫困住而死,就好像他被山顶旅馆的恶魔所蛊惑——迷失在妻子儿子都是他事业阻碍的幻想中不可自拔。而丹尼逃离了迷宫,则隐喻着孩子抵抗住了山顶旅馆的幻象,最终逃离。

是的,最终逃离了!!!看到这里,你也逃离了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知了光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多重人格障碍的形成,前几个月我刚看过一本书《24重人格》,主人公韦斯特因幼年时受到外婆、母亲和陌生男人的性侵经历,所以产生了人格分裂,内心有24种不同年龄段的人格。所以丹尼性格的造成,也许和三年前的这件事有莫大的关系。

图片 39

我们再说回到“镜子”的话题上。

镜子在电影艺术中除了营造恐怖氛围的作用,还有就是反射人内心的(人格分裂)。它能提醒观众,对镜子内外的人需要进行二次的判断,虽然内外的角色是一模一样的,但内与外存在着真与假、虚与实的对照关系,许多和心理相关的电影都会用镜子作为精神病患者的暗示。例如我前段时间看的杨德昌的《恐怖分子》,精神奔溃的医生李立中就不断地在厕所镜子前出现;再比如李玉的《二次曝光》,她也多次利用镜子来作为双重人格的暗示。

那在《闪灵》中,库布里克是怎么运用镜子的呢?我找出了九个和镜子相关和镜头,一一分析库布里克是如何通过镜子,来把人物的精神和心理慢慢地扭曲。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电玩城发布于娱乐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同寻常的恐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