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恐极地分析影片中“镜子”的氛围营造

2019-06-07 10:33栏目:娱乐评论

因为翻过原著,所以是心里期望度很高的一部电影,但结果心里的落差会很大。首先,相对原著,电影大幅度裁剪了很多内容,而且剪辑和场景的切换也并没有让故事有相当的完整度,如果不是读过原著,可能很多地方会有跳跃性。再次,几个自认为原著中很经典的设计并没有拥有合理的出出场机会,首当其冲的应该是reredrum,这在原著中,是推进丹尼切入好望宾馆的重要媒介,也是极有噱头的一个概念,在电影中,只给了一个意思意思似的照面;杰克和好望宾馆的连接做的不够,原著中借助减报,电话等多个方面,使得杰克和宾馆都很立体,很丰富,让人层层深入,但电影很明显,夸张似的舞会切入,让人有点蛋疼;好望宾馆本身也是很有渲染力的存在,季节转换的美景,偏僻的路径,暗藏的种种故事与内幕,话题的着落点,在电影中都没有给予充分、理想的表现。再说说人物的对比吧,杰克相对是比较完整的表现了,但仍有不足;丹尼、托尼以及闪灵概念的模糊,可能是个人最难以接受的了,单纯的说,小男孩对丹尼的表演半半吧,少了点成熟感,次者在于没有与托尼充分、恰当的表现,没有很好的展现闪灵、和丹尼的立体感,人物变得简单了很多;温蒂的多面性在电影中完全的被扼杀了,有的只是夸张的柔弱和不科学的挥棒;最让人痛苦的是,黑人大叔(哈罗兰),演员的表演还是挺给力的,后来的场面给的也太坑了,完全人偶似的登场,少了些感觉,或者说范吧。
时间不早了,可能是原著的影子比较重,但真心觉得,有落差,泪奔!

  本文翻译自罗杰·伊伯特于2006年6月18号为《闪灵》所写的影评,他为这部库布里克的大师级作品给了四星满分。英文原文链接:
  本文由本人亲自翻译,未经许可,也可转载,但请至少说明出处并附上这篇的链接。
 
以下是罗杰·伊伯特影评的正文:
 
  斯坦利·库布里克冷峻的恐怖之作《闪灵》抛给了我们一个难题:究竟谁的视角是可靠的?谁的主观感受是值得相信的?在影片一开场的面试场景中,这些角色似乎都是很可靠的,不过对话还是显得特别正式,这让我想起了《2001:太空漫游》中在宇宙空间站的对话。我们见到了杰克·托兰斯(杰克·尼科尔森饰),他打算带他的妻儿在这儿与世隔绝地住完一整个冬季。他将看守这所将被大雪隔绝的远望宾馆。他的老板提醒他说以前的一个看守人曾在这杀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然后自杀了。杰克向他保证:放心吧,乌尔曼先生,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至于我老婆嘛,她可喜欢看鬼故事和恐怖片了,我把这事告诉她她肯定会觉得很有意思。
  谈到现实中发生的惨案,正常人会这么说话吗?她的妻子会觉得很有意思吗?他甚至有把这件事告诉妻子吗?正当工作人员因冬季准备关门停止营业的时候,杰克和妻子温蒂(谢莉·杜瓦尔饰)还有儿子丹尼(丹尼·劳埃德饰)一同搬进了这所巨大的宾馆。有个厨师叫迪克·哈罗兰(斯卡曼·克洛瑟饰),带他们参观宾馆各处,特别强调了存放食品的储物室。(“你们可以在这吃上一整年,都不会有重样的。”)后面一家人就与世隔绝地住在这儿了,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杰克总是坐在大厅的打字机前,没完没了地打字,而温蒂和丹尼则过着平凡的日常生活,吃早点,玩游戏,看电视。这三个人在一起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相亲相爱的家庭。

大家都看过恐怖电影,看完后,我们往往会更加心悸,有一种阴云笼罩的感觉。

《闪灵》能被冠以电影史最伟大的恐怖片,是因为它的拍摄手法和剪辑方式开创了恐怖电影的新纪元。近些年能记起的比较优秀的恐怖片,《第六感》、《寂静岭》、《死寂》、《小岛惊魂》等等,仿佛都能在这些影片中看到《闪灵》的影子。

图片 1

恐怖片的基调差不多都是沉重的,很少有那种看完后一身轻松的。(香港僵尸片等搞笑电影例外)

库布里克没有刻意地制造那种一惊一乍的惊吓,而是在影片中不断营造一种底层压抑的气氛,让观众产生不舒服的心理压力,再加上影片中极具惊悚的背景音乐,很容易让代入感特别强的观众走向奔溃。

  那么丹尼的视角可靠吗?他有一个想象出来的朋友,叫托尼,托尼是以丹尼低沉的嗓音说话的。在之前有一段简短的对话,哈罗兰警告丹尼要离237号房间远点,那是惨案发生的地方。他还告诉丹尼他们两个都有“闪灵”。一种能读心,看到过去并预见未来的超自然能力。丹尼告诉迪克,托尼不想让他说这些。谁是托尼?“一个住在我嘴里的小男孩。”
  托尼似乎是能让丹尼获得闪灵的媒介。丹尼通过闪灵看见了血水从宾馆电梯门涌出的恐怖画面。丹尼还看见了两个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小女孩。被杀死的两个孩子,姐姐应该是比妹妹要大两岁的,但这两个小女孩看上去一样大。假如丹尼的视角是可靠的,他怎么会看到与事实不符的画面呢,丹尼所看见的,应该是他自己对于发生过的事的想象和理解。

但有一部经典恐怖电影,是越往后看,越感觉有十足的笑点。

网络上关于《闪灵》的解读很多,虽人云亦云,但也有不少自成一派的观点。我发现库布里克的电影隐喻的内容很泛、很深,是属于那种观众能从各个角度去解读都能形成观点的影片。

图片 2

笑完后,却发现自己如何也搞不明白到底讲了个啥事。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影片总是赞扬和咒骂一样多的原因吧,因为他只凭着自己的意愿在拍摄影片,将问题抛给观众。他不像库斯图里卡那样,不管是讽刺战争,讽刺社会,还是讽刺人性,他都直面地表达,让观众一眼就能明白他所表达的主题。

图片 3

图片 4

《闪灵》到底讲了什么样的故事?到底又有哪些隐喻?这些问题在网络上各抒己见,有不少精彩的解读。既然那么多优秀的观点,我就讲点电影中很少有人提及的东西,那就是库布里克钟爱的物品——镜子。

  那就只剩下温蒂了,在影片中的大多数时间,她都是一个很平常的妇女形象,谢莉·杜瓦尔在罗伯特·奥特曼的《三女性》中也是如此的演绎方式。她陪伴在丹尼身边,是丹尼的玩伴,她关心杰克,但杰克突然粗鲁地告诉她不要打扰他写作。再后来,在令人背脊发凉的经典段落中,她发现了杰克写作的惊人秘密。我相信在那时她的视角是可靠的,并且直到她把杰克拖到储物室里,都是可靠的。
  但《闪灵》(1980)有一段被剪掉的戏,让我们不禁怀疑温蒂的视角是否可信。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杰克在寒夜里追杀丹尼进入了树篱迷宫。他儿子逃出来了,而早就被球棒打伤的他,蹒跚前行,最后倒下了。我们看到第二天他已经冻死了,脸上有着苍白的狞笑。在倒八字的眉毛之下,他的眼神往上看,这种表情库布里克在他的电影里已经用过很多遍了。而据影评人蒂姆·德克斯报导,后面还有一段被删减的场景:“一经试映后,结尾一段两分钟的戏份就被删了。温蒂在医院与宾馆经理说话,然后她被告知她丈夫的尸体没有被找到。”

闪灵

我比较认可影片中的父亲杰克、丹尼其实都出现了双重人格障碍的说法:杰克幻想出了一个的角色,戴博特·格兰蒂(这里注意,历史上真实存在,1970年看守酒店精神奔溃杀了全家人的名字名字叫查尔斯·格兰蒂,所以网络上说杰克遇到了过去的人物,是错误的观点。);丹尼出现的双重角色则是托尼,这个托尼其实是在他小时候父亲伤害过他后产生的心理创伤,从而内心塑造出的一个形象。(在影片中,杰克面对酒吧服务员时回忆三年前的事情,语言和表情的夸张,其实可以看出这次伤害对丹尼的伤害非常严重。)

图片 5

这就是库布里克的神作——《闪灵》。

关于多重人格障碍的形成,前几个月我刚看过一本书《24重人格》,主人公韦斯特因幼年时受到外婆、母亲和陌生男人的性侵经历,所以产生了人格分裂,内心有24种不同年龄段的人格。所以丹尼性格的造成,也许和三年前的这件事有莫大的关系。

  如果杰克真的在迷宫里冻死了,他的尸体肯定是找得到的,尤其是迪克·哈罗兰之前还警告了森林协防人员宾馆会发生严重的事故,应该很快就会找到尸体。既然找不到杰克的尸体,那是怎么回事呢?根本就没有尸体?还是杰克回到了过去?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杰克会出现在最后那张1921年的照片中。还是说杰克追杀妻儿的事其实完全只存在温蒂的幻觉中?抑或是丹尼的幻觉中?甚至是一家三口共同的幻觉中?
  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可靠的应该是迪克·哈罗兰的视角。但自他回到宾馆以后,这个唯一客观的视角也就戛然而止了。这就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难解的谜题:困在大雪中的宾馆里,一家三口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精神错乱和幻觉,他们中任何一个所看见的都不能被看作是客观发生过的事实。正是因为有多种解释的可能,使得库布里克的这部电影是如此费解。
  的确电影中一些幻象是可以解释的。杰克自认为看到了其他人的时候总有镜子出现,他是在和自己对话。丹尼看见小女孩和血水时,他是通过闪灵感知到发生在过去的惨案。温蒂觉得他丈夫已经疯了,可能她想的没错,但也有可能,是几年前因父亲暴力而深受伤害的儿子,通过闪灵施加到她脑中的效果。但如果最后根本就没有尸体,那又该如何解释呢?
  所以库布里克把结尾那段给删了是明智之举,把故事里很多没有必要的猜测给省去了。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要让观众相信托兰斯一家三口在那个冬天确实住在宾馆里,相信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发生过的。又或者说,应该要让观众相信电影的角色们以为发生了的事情,都是真的发生过的。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读过斯蒂芬·金原著的观众批评说,库布里克把原著很多情节都给删了,并且以剩下的情节作为素材,来拍他自己想拍的东西。库布里克讲了一个含有鬼的故事(那对小女孩、以前的看守人、酒保),而不是鬼故事,因为这个故事里可能根本就没有鬼,鬼只存在于杰克与丹尼的想象和幻觉中。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能让人看着发笑,是因为主演杰克·尼科尔森的演技太过强大。

我们再说回到“镜子”的话题上。

  这部电影讲的不是鬼,而是讲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人的疯狂可以被放大到何种程度。杰克本是个酒鬼,是个虐童者,尽管他五个月没喝酒了,他一点也没从酒精中走出来。当他幻想自己见到酒保然后喝酒的时候,他就像真的喝到酒一样醉了。那不存在的酒精释放了他潜在的恶魔,导致他产生了那段最后演变为梦魇的色情意淫。哈罗兰察觉出丹尼具有闪灵,这是真实可信的,但显然丹尼并没有控制闪灵的能力。闪灵把他父亲的疯狂和两个小女孩被杀的事实结合在一起,让他害怕遭受到杰克又一次的攻击。温蒂对发狂的丈夫的害怕,恐怕也是被这闪灵给影响的。他们全都是被幻象给蒙蔽现实了。当然,电影里还是有我们可以相信的事情的:杰克的打印稿,杰克被关在储物室里,杰克从储物室里出来了,还有他砍门时那句著名的“Here's Johnny!”。但是就电影内容而言,想要百分百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怎么发生的,又是因何而发生,是不可能做到的。

图片 9

镜子在电影艺术中除了营造恐怖氛围的作用,还有就是反射人内心的(人格分裂)。它能提醒观众,对镜子内外的人需要进行二次的判断,虽然内外的角色是一模一样的,但内与外存在着真与假、虚与实的对照关系,许多和心理相关的电影都会用镜子作为精神病患者的暗示。例如我前段时间看的杨德昌的《恐怖分子》,精神奔溃的医生李立中就不断地在厕所镜子前出现;再比如李玉的《二次曝光》,她也多次利用镜子来作为双重人格的暗示。

图片 10

杰克•尼科尔森

那在《闪灵》中,库布里克是怎么运用镜子的呢?我找出了九个和镜子相关和镜头,一一分析库布里克是如何通过镜子,来把人物的精神和心理慢慢地扭曲。

  库布里克将这种不确定性表现在了电影中,而在拍摄过程中,演员们自己也感到非常不安。有一段斯卡曼·克洛瑟的戏份,因为库布里克重复拍了160次而闻名。这是因为库布里克的完美主义,还是因为他故意要让演员们也觉得困在这座宾馆里,和一个疯子,也就是他们的导演待在一起。库布里克一开始就知道演员们的难受会在表演中体现出来吗?
  “和库布里克合作,是怎样的感受?”电影拍完10年后,我这么问杜瓦尔。
  “几乎无法忍受。”她回答说,“日复一日的拍摄过程就像酷刑一般,杰克·尼科尔森的角色必须一直保持发疯、狂怒的状态,而我的角色在最后九个月的时间里,每周有五六天都要保证一天哭12个小时。我在拍摄地待了一年零一个月。电影杀青以后,似乎没有人评价我在片中演的怎样,甚至提都没有提我。所有的影评都在讲库布里克,就好像我没出现在电影里。”
  就好像她没出现在电影里。

他的演技随着剧情的深入展开大爆发,以至于在最后的癫狂状态中让人看了忍不住“发笑”。

图片 11

图片 12

1、首先是他儿子丹尼,这个不在酒店,而是在丹尼的家中的镜子。在面对镜子的对话中,丹尼的二重人格托尼很害怕去酒店,但他拒绝告诉丹尼原因,在丹尼的一再恳求下,托尼让丹尼看到了一个画面:酒店楼道喷泻而出的血流,丹尼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其实注意,“闪灵“的能力丹尼和托尼应该是同时都拥有的,托尼能预知父亲面试成功,而丹尼也能知道吃冰淇淋、237房间的事情。)

妥妥的表情包

这个镜头主要引导观众从直观上明白丹尼存在的双重的人格,为影片后续的发展做到铺垫。

在剧中,杰克·尼科尔森饰演了一位不得志的作家杰克·托伦斯。他辞掉了教师的工作,应聘了大山中“观景酒店”冬季看门人的职位。

图片 13

图片 14

2、到酒店后,男主杰克的人物性格变化非常多。这是第一个镜头(整个段落都是在镜子中拍摄完成),在酒店的第一个早晨,女主送来早饭,男主吃早饭,期间杰克表现出的都是非常温文尔雅的丈夫形象。这个时候的杰克是表面上正常,但库布里克却全程利用镜子中的画面来呈现,目的就是告诉观众,杰克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其实和内心的阴暗面不符合,此时的杰克已经因为写作事业的不顺临近了内心扭曲,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他说:写作灵感很多,但是没有一个好的。

他将在酒店暂住5个月,所以,杰克打算在这段时间好好的构思一部小说,梦想着出版卖个好价钱。

对话结束后,镜头硬切到打字机的画面,传来杰克用网球宣泄心情的敲击声,恐怖感开始出现。

图片 15

图片 16

幽深的湖面

3、这个镜头出现在Monday,在之前的Saturday,杰克精神奔溃的问题已经出现了,他和妻子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吵。

影片开始,我们跟随流动的镜头免费参观了美国的自然风景,大湖、大山、大树林,直至山麓上的大酒店。

镜子不但能反射出角色的多重性格,也能达到扭曲性格的效果。这个镜头搭配音乐,非常的让人毛栗,通过镜子可以看到杰克扭曲的表情,从而感觉到他此时扭曲的内心,从这个镜头开始,丹尼也发现父亲杰克心理出现了问题。

在瘆人的背景音乐烘托下,让观众一上来就有了无法摆脱的不适。

在这次谈话中,丹尼问出了一个触动父亲底线的问题:你绝对不会伤害妈妈和我,对吧?

图片 17

图片 18

观景酒店

4、这个画面来自237房间,库布里克在这个镜头设计上用了两面镜子,除了营造恐怖的氛围外,我想是否在表达三种空间:现实、灵界和多重人格呢?我总想会不会突然出现一个人来惊吓观众,但库布里克并没有这样设计。

“大”的东西很容易使人感到好奇和害怕,比如说浩渺的宇宙,浩瀚的大海,或是前几天刚上映的《巨齿鲨》。

图片 19

还有一样东西,也让人好奇惊惧,那就是“大房子”,像故宫就流传着许多离奇的故事。

5、在妻子温蒂毁谤是杰克伤害了丹尼后,杰克在“the gold room“的酒吧台前,产生了幻觉,出现了服务员劳埃德。

《闪灵》也是,它讲的就是山湖林木深处巨大的“观景酒店”——发生在里面的恐怖故事。

这个镜头是吧台前的三面镜子,镜子中的丹尼开始从前面的扭曲变成了邪恶,这种邪恶开始变得有攻击性和伤害性的。后面他说过一句:为了啤酒,我什么都做的出来,甚至可以出卖灵魂。可想,为了一杯啤酒可以出卖灵魂,那什么事情还做不出?这个时候的杰克已经完全露出了本性。

图片 20

图片 21

阴气森森

6、这个镜头是全片最让人毛骨悚然一段,曼妙的女人在镜子里变成了腐烂的老女人,也是全片为数不多吓到观众的镜头。

故事的主角就3个,杰克与他的老婆和孩子。故事的线索则是一项怪异的能力“闪灵”。

镜子是超时间的,也是超空间的,我们常看到镜子有摄取功能,比如古代的照妖镜,因此他能看到现实中看不到的东西,或者暴露出现实中黑暗的一面。

“闪灵”,是一项超脱“第六感”的奇异能力,来自于英文“Shining”的音译。

所以库布里克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也运用了甩镜头,快速地切到镜子中的画面,这有个小技巧,剪辑师用的是摇镜头,而不是硬切,这种方式可能没有突兀的硬切带来的视觉惊吓,但却让观众感觉真实的恐怖。

按照黑人主厨的说法,这种能力可以跨越空间距离来感知,类似于一种“遥感能力”。

图片 22

图片 23

7、这是杰克去237房间,吻完腐烂的老太婆回来后的镜头。通过镜子,来表现一种人说话时的心理,镜子中的杰克是虚伪的,他明明在237遇到了那个老女人,可是镜子外的杰克却说什么也没有看见。

闪灵的解释

此时的杰克因为做了对不起妻子的事情,所以内心有愧意,表现出了温柔的一面。但没过多久,因为听到妻子说要离开酒店,又变得恼羞成怒。

第一个表现出这项能力的是杰克的儿子——丹尼,一个萌萌的小正太。

图片 24

图片 25

8、这是杰克在幻觉中的舞会上遇到的人物,戴博特·格兰蒂,他们在厕所里进行了一段非常长的对话。

丹尼•劳埃德,现为美国教师

这时候画面中的镜子变得更多了,从而表现出杰克的内心已经扭曲到了极限,多重人格开始出现,并产生了伤害妻子和孩子的想法。

放错了,是这张。。。

前面我说了,历史上真实存在,1970年看守酒店精神奔溃杀了全家人的名字名字叫查尔斯•格兰蒂,而这个时候杰克认为的那个人物叫戴博特·格兰蒂,其实这是杰克自己凭空塑造出来的一个多重人格形象,这个人物其实和丹尼的多重人格托尼一样,在不断指引着杰克做出极端的行为。

图片 26

图片 27

小时候很可爱

9、在影片的高潮阶段,托尼出现了非常长的一个时间,口里念着“redrum“,并在门上写了下来。而妻子温蒂通过镜子,看到的是“murder“,谋杀。我好奇,为什么托尼要写的是redrum,而不是直接写 murder 呢?我比较浅的感觉是,托尼不断看到的是”red rum”(红色的兰姆酒),所以他写了这个,而反射到现实,其实是想告诉观众这是一场谋杀吧。

丹尼身上有另一个“认知个体”——托尼。托尼便是丹尼的“闪灵”。

这就是《闪灵》全片中关于镜子的画面设计,库布里克利用镜子的内和外,来表现了故事中的虚与实,从而不断强化和深入杰克在影片的人物心理变化,让观影者不断地产生心理上的恐惧。

在卫生间,丹尼问“托尼”,爸爸能不能得到看门人的工作,托尼预言了杰克应聘的成功和打电话给温蒂报信。

另外,不得不提一下《闪灵》里背景音乐的设计,如果这部电影没有这么出彩的音效,可能会失色不少。他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恐怖片背景音乐不同,目前大多数恐怖片的背景音乐一般是尖锐、阴沉的旋律,而在闪灵中,除了暴风雪的呼啸声作为环境音外,其其它的声音都好像是噪音一样,时而疯狂时而阴森,各种不协调的旋律营造出恐怖的气氛,高频音让人感觉不适,鼓点什么的给人紧张感,让人对影片产生好奇。目前我看过的恐怖片中,音效制作非常出彩的是温子仁的《招魂》和《潜伏》。

图片 28

这部恐怖片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恐怖电影之一,是有它本质上的价值所在的。可能随着技术和技巧的提升,现在很多恐怖电影不论在画面还是特效上都更甚一筹,但能真正能刺激人心理底线,让观影者从视觉上的恐怖转移到内心深处的恐怖,也只有像库布里克这样的大师才能做到。

闪灵的预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弓谷所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丹尼“闪灵”的第一次运用。

这个时候的杰克还是正常的,他不信邪,并且坚信他可以在那个安静的环境中创作出精彩的作品。

注意这个时候杰克的眼睛,在影片中,杰克的眼是他疯魔的外在表象。也是能让人看笑的一大特色。

图片 29

丹尼不断地询问托尼为什么不想去“观景酒店”,“闪灵”的回答是让丹尼看到了一副景象。

图片 30

影史经典镜头。肯德基的番茄酱

流动的血水如同大坝决口,还有那对面带诡异笑容的姐妹。

图片 31

丹尼“闪灵”的第二次运用。

丹尼是怎么获得“闪灵”这项能力的呢?

当丹尼被“闪灵”预测的画面吓到后,通过妈妈与医生的谈话,我们知道了这绝不是偶然。

在这次对话中,有三样东西促使杰克伤害了丹尼。

第一个是“坏心情”,第二个是“酒”,第三个是“稿纸”。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电玩城发布于娱乐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细思恐极地分析影片中“镜子”的氛围营造